收藏本站 | RSS訂閱網上賺錢、手機賺錢、網賺與免費在家做兼職
你現在的位置:首頁 ? 自媒體運營 ? 正文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,但我看完后卻沉默了…

作者 : 小付哥 | 分類 : 自媒體運營 | 已有 97443 人關注 | 2018年11月22日 22:05:58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,這是我今天看到的一篇非常不錯的文章,曾經在知乎上看到一句話,講的是p2p方面的事情,作者有一句話說得好——“重要的不是我們做什么,而是我們不做什么。”今天的文章分享給大家,有點長,但故事卻很精彩。

timg (10).jpg

鐵窗兩年,方覺自由之珍貴;出局子之后,才明白當初之荒唐。如果知道是這番結局,當初又怎會走上這條路。

2017年的那個秋天特別寒冷,阿力毫無目的地漫步在大街上,他戴著一頂鴨舌帽,用來掩飾一頭草茬般的短發。

如果有人走近他,就能發現他深凹的眼眶,灰青的頭皮。

三年前,他想都沒想從廣西買了前往深圳的火車票,三年后,他卻沒有勇氣買一張返程的車票。他若是回到廣西那個生活了二十年的小城中,所有人都會戳著他的脊梁骨議論。

“這個人在外面干不良的事,蹲了兩年局子,好像是搞什么色情。”

……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配圖2.jpg

2014年的秋天,阿力與727萬大學生一起走出校園的象牙塔,他學的是電子信息技術,沒有過人的技術,也沒有出眾的學歷,涉世未深的他只身前往深圳,在南山區一家初創公司作程序維護,每個月只有四千多塊的薪水,要知道公司附近最便宜的房租都要兩千多。

 他有一名同鄉,阿海,年近四十,他在深圳做生意,在郊區租有一套屋子,聯系上后,阿力便借住在阿海家。  

年底的時候,便已經有消息傳出,投資者已經放棄這家公司,過完年,這家互聯網初創企業就會徹底死掉。那個時候已經有很多人開始跳槽了,他們同阿力一樣,都是沒有什么工作經驗的新人。  

阿力又熬了一個月,還是選擇離開,讓他遺憾的是,他最后一個月的工資到現在都沒有拿到,他從家里帶來的最后一點錢也都快用完了。 阿力重新投了簡歷,但希望極其渺茫, 家里人打來電話,也不敢說出實情,信用卡還款期限也迫在眉睫,那是他生命中第一次走投無路的時刻! 

阿力上班的時候每日早出晚歸,他不知道阿海在忙些什么,做什么生意,但這些已經和他無關,他簡單收拾過后,準備同阿海道別,畢竟關照了他這么長一頓時間。  

“呵,年輕人碰壁了,我在深圳快十年了,就等一個機會。”阿海用一口正宗的塑料普通話說道。  

“海叔,公司倒了,我還沒找到下家,只能去別地碰碰運氣了,深圳太難了。”阿力搪塞到。 “回廣西嗎?”阿海問道。 “不,我去別的地方瞧瞧,我有同學在汕頭那邊做事,我看他能不能幫得到我。” 阿海聽后笑了,“你會寫程序,對吧。” 阿力點了點頭。 “之前我還不敢問你,現在正好,我有一個項目,你來不來。” 阿力以為海叔在開自己玩笑。 

海叔接著說道:“你能加入也好,你是我老鄉,別人我還信不過呢,這段時間你就吃好喝好,等我消息。”說完,海叔掏出一沓百元大鈔,沾著唾沫,給阿力數了二十張。 “拿去吃飯。”海叔慷慨地說道。阿力看著那玫瑰紅的百元大鈔,不禁咽了口唾沫。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配圖3.jpg

天空下了一場雨,冬日綿長而又濕寒的細雨。

阿力坐在阿海的黑色現代里,車里暖氣過盛,阿力身上沁出了一層薄汗,他看著雨水從車窗上劃過,城市的影子變得模糊不堪。

高樓正在遠去,道路兩旁的逐漸變成了大片大片收割過后的田野,滿目瘡痍。

阿海帶阿力去見其這個項目的其他成員。這里依然連郊區都不是,阿力心里有點慌了。他不斷地試探阿海,到底是什么項目。海叔含糊其辭,說他只負責其中一部分,具體項目他也說不清。

車外的雨一直下著,阿力的心頓時涼了半截。

車又開了幾個小時,最后停在了農村里,車只停在村口,阿海便撐傘接阿力下車。穿過一條泥濘的小路,阿海帶阿力鉆進一棟兩層小屋。小屋外表簡陋,屋內卻大有乾坤,大沙發,大電視,茶幾上擺了一套精美的茶具,上面瓷壺正冒著熱氣。

屋內開著空調,天花板上映襯著柔和的黃色燈光,一名身著便裝的女子靠著沙發上玩手機。

“海叔來了啊。”那名女子起身問候。

“這是阿力,我前幾天給你說的。”阿海指著阿力說道,他又扭頭對阿力說,“這是小蘭,比你入行早多了。”

“嗨,小帥哥,歡迎加入。”小蘭笑著同阿力打招呼,小蘭是遼寧人,生的秀眉大眼,操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,聲音溫婉悅耳。

阿力的臉頓時紅了,小蘭在一旁吃吃地笑起來,更是臊得阿力羞愧難當。

“你個大姑娘就不要逗他了,現在每天能進賬少?”阿海問道。

“一萬不到。”小蘭用兩根手指比劃到,“還是幾個月前推廣的那波,項目如果還不能更新,估計就涼了。”

阿力嚇了一跳,一天一萬,這干的是什么啊?半分驚喜,半分恐慌,夾雜著生活的壓力,推著阿力通向他以為的天堂之路。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配圖4.jpg

當利益的籌碼不斷增加,心理防線就不斷垮塌

“正好,你給阿力好好講件,交代交代工作,我要去同海華那邊交涉一下,支付費率太他媽高了,我們賺一百塊,要給他十塊錢,實在不行就換一個接口,上次不是說又聯系到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嗎?叫什么來著?” “阿美知道,資料全在她那兒。” “行,你先帶阿力熟悉一下,我晚上就不回來了。”

 阿海指了指小蘭,阿力神秘一笑。 “先坐吧,喝茶嗎?”阿海走后,小蘭熱情地招呼阿力。 “能告訴我這具體是一份怎樣的工作嗎?” “瞧你緊張的,Android應用開發,網站建設,要不叫你來干嘛。”

小蘭笑著說道。阿力會的語言是C++、python,Android應用開發上學的時候了解過,上手應該不難。 “之前干這活的人走了,你不來我們都不知道怎么辦。”小蘭拉著阿力坐在自己身旁。  

阿力心中的石頭頓時放下,可是為何不在寫字樓中光明正大地運營運行這個項目,要窩到這個小村子里,阿力沒想那么多,小蘭熱情得就像親人一樣,溫柔得使人明知是陷阱,還是情不自禁往里跳。 

 “這是項目策劃書, 我給你講講。” 可當阿力看到預定網頁上那一張張極其裸露的照片,,他腦海中蹦出幾個字。不良情色網站!

刑法中明明白白寫了,這會有什么樣的結果。阿力囁嚅著:“這這……搞這樣的網站是違法的啊。” 小蘭捂著嘴笑彎了腰:“這只是吸引用戶的噱頭,才沒有你說的那些東西,我們咨詢過法律顧問的,這只是我們的一種營銷手段。”

阿力聽得稀里糊涂。 “二樓是辦公區,我帶你去看看。”小蘭拉著阿力走上二樓。 二樓大概有一百來個平米,布置得同寫字樓一般,讓人怎么也想不到這是在一個小村長里。七八個人零零散散地坐在電腦前。 “那些都是你的同事,慢慢就熟悉了。”

小蘭打開一臺電腦,里面的項目還未完成。 “這是我們要做的Android端APP,有趣。”小蘭接著說道。 項目構架異常簡單,簡單得這個APP仿佛只有一個軀殼,阿力感覺自己熟悉一下Android開發后,三天的時間便能獨立完成。

可當阿力調出“有趣”的項目的時候,他眉頭又緊緊地皺在了一起。 APP的首頁顯示的竟是這些資源當中打了馬賽克的火辣圖片,還有一百多段只有三十秒的小視頻。

“這是什么!”阿力有些氣憤,這難道還不是shehuangAPP嗎?難道真要自己參加這樣的項目建設? 小蘭嘆了一口氣:“你點開看看。”

 小蘭的迎難而上讓阿力有點意外,但在一個女孩子面前怎么好意思看這樣的視頻。小蘭看他躊躇不動,奪下他手中的鼠標,點開視頻。 一男一女在床上接吻纏綿,正當阿力羞于看下去之際,視頻戛然而止。 又陸續點開幾段視頻,都是到了關鍵之處視頻就結束了。

小蘭叉著腰裝出嗔怒的表情:“都跟你說了,這是我們的營銷手段,沒有涉黃,現在這種運營模式還沒有法律約束,屬于灰色產業,到時候政策下來,我們肯定不用這種營銷模式。” 阿力看小蘭有點生氣,不禁心虛,連連點頭。 當晚,阿力就在這棟兩層小屋中住下了,一樓有房間,小蘭則開著村口的紅色小車離開了,算是下班。 

這個跟阿力一同進行“有趣”項目維護的還有還有一個叫小馬的潮汕人,小馬高中上完后讀了專科,在Java培訓機構學了一年多時間,是前一個人助手,現在在給阿力幫忙。 網站構建由小馬負責,阿力負責Android客戶端。 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配圖5.jpg

兩天后,阿力就徹底弄懂了這些代碼所有的細節,維持APP的更新只要在原有的基礎上做一些修改就行。 讓阿力奇怪的是,有趣整體構架是一個死循環,那些三十秒的小視頻在提示后反復播放。 

提示框中的內容似乎才是整個APP的關鍵。 

“付費后觀看。” “成為超級會員后享受所有視頻觀看全力。” “開啟特殊加速通道,不限時,不限量觀看本站所有視頻。” …… 而結果便是,無論如何,客戶都看不到他們想要的完整視頻。 

這仿佛如同一個騙局,但是誰又會為這三十秒,又不漏點的小視頻付費呢?

阿力是第三天提出不想干的,小蘭勸了他一個下午。  

“你這種人會有什么出息,機會就在眼前,你不做,有的是人做,畏手畏腳,我都瞧不起你。” 小蘭的一臉鄙夷深深地傷了阿力的自尊心。 “先做著試一試,等這期推廣過后,你想走我也不攔你。”小蘭語氣放緩,又嬌聲說道。 …… 有趣在一星期后便更新完成。 

阿力算是“有趣”的負責人,所有操作他了然于胸。 “有趣”在香港和英國租用多個服務器,而這通常是逃避國內檢查的手段,還要不斷變換域名。 

用戶打開有趣的時候,首先便是一段激情熱辣的小影片,等到用戶急不可耐的時候,一個彈窗便會跳出來,用戶若想繼續觀看,就要通轉支付寶,微信,或是其他電子支付方式進行付款。

等用戶付完錢之后,欣賞完那三十秒的小影片,又會有一個彈窗跳出,要求開通超級會員…… 他們不知道的是,里面的島國電影,永遠都只有三十秒。 “誰會這么傻?”阿力心想。 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,在欲望的驅動下,人會喪失掉百分之九十的理智。 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配圖6.jpg

支付接口用的是一家名叫海華公司的支付接口,售后服務也由海華公司提供,海華公司似乎知道這是一個什么產業,收取的費率奇高無比,每一百元他們就要拿走十元,當然他們也承受著巨大的風險。 海華會定期將收取款發給阿力他們,這是一筆多大的款項,阿力不知道,那時他天真的認為做一次不過一兩百萬的收入,十多人均分,每人十來萬元頂天了。

阿力只負責技術方面,這個項目的大頭在推廣上。 推廣由阿美負責,如應用寶,安智之類的平臺然是不能上架,阿美手中有3000多個代理與渠道商賬號,她通過QQ群,微信群,發布了大量的APP推廣業務,同廣告商有聯系后,就讓他們在各種青色網站,盜版小說網站,Q群,微信群,百度貼吧中推廣“有趣”APP,以點擊,展開,跳轉量來結算廣告費。那段時間,每日的廣告費消耗高達七千多元。

當警察推門而入,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解脫。

欲望的潘多拉盒子就是這樣打開的。 阿力躺在一樓的沙發上,用手機打開一個網頁,那個網頁自動跳轉到“有趣”APP的下載鏈接上。他下載了那個不足十兆的apk安裝包,安裝在手機上,打開。 

一個妙齡女子立刻出現在屏幕上,三十秒過后彈窗跳出,要求他付款后才能繼續觀看。他按下了電源鍵,緩緩閉上眼睛,這就是自己的成果。他希望的是,沒有人陷入這樣傻瓜氏的騙局當中。 

可推廣開始的第一天,下載量就呈現幾何式增長,每日高達三十萬的下載量是阿力無法想象的,下載高峰甚至讓他不得不在午夜起床,去維護過載的服務器。 而他們通過海華,每天能收到一百多萬的流水資金,是每天一百多萬! 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配圖7.jpg

阿力看著賬戶上的數字瘋狂地滾動著,向著他不敢想象的位數進發著。 此時他還沒能感受到金錢的無上誘惑,若他能就此收手,他的人生或許就從這里發跡,可是他卻徹底淪陷在之后如狂風暴雨般的物欲享受當中,這便注定了他的滅亡。 燈光迷離的深夜,床頭放著紙巾,手機屏幕將那一張張饑渴的臉照的通亮,三十秒過后,他們中的人或許會大罵一聲,或許會點開支付鏈接。

如果有一天你能掌控他人的欲望,你便站在了這個世界的頂峰!阿力沒有站在世界的頂峰,但是他站在了金錢的頂峰。 十個月過后,賬戶上已經有高達一點三億的資金。 深圳和香港僅僅有一境之隔,阿海帶著阿力等人在香港瘋狂購物,錢對于他們來說真的只是一串數字。

阿力在香格里拉酒店欣賞著維多利亞港的夜色。阿海給他敬酒,小蘭給他敬酒,阿美給他敬酒…… 阿力幾杯紅酒下肚,飄飄然如升仙,他是誰?他為什么會在這里?他又干了什么? 他抱著小蘭對著香港繁華的夜景交媾時,他的軀體里面只剩下無窮無盡的欲望。

當他在鐵窗中望著冉冉升起的明月時,他無數次回憶自己經歷的那些,仿佛已到了人生的巔峰,其實不過是夢幻泡影。 …… 嘗到甜頭之后,阿海同阿力開啟了第二輪項目,同樣的APP,換個包裝,改個名字,他們就能看見金錢嘩啦啦涌進口袋。 那天同樣下著雨,阿力留在小村的基地里,APP早已更新完成,他摟著小蘭躺在沙發上看電視。 小蘭拿手機去打阿海的電話,卻發現怎么也打不通。 

阿力沒有在意,他在等著新APP的推廣,他迫切地想看到賬戶上跳舞的數字。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,驚雷在雨云中翻騰不止,最終轟然落在村頭的那刻大樹上。 尖銳的警笛聲傳遍這個小山村。 

阿力僵住了,小美驚慌地向屋后跑去,阿力坐在沙發里一直在想,我做的是灰色產業,只是營銷手段有些特殊, 警察踢開大門時,風雨涌入屋內,將窗簾舞得獵獵作響,阿力還在癡癡地想著他的問題。 

所有資產都被沒收,阿力等人判了兩年,阿海判了三年。而這些都不重要了。 阿力漫步在南山區的夜色中,當年他離職的那家初創公司沒有死掉,現在正準備在香港上市。 

黑色收入一天賺一萬配圖8.jpg

他臉龐上依然沒了年輕人的神態,反而像一名垂暮的老人。

未來將要去往何方,他也不知道。

切莫因一時之欲望,而悔恨終生。出來混,遲早要還的...

推薦閱讀:

窮人賺錢門路

上一篇:寫評論賺錢2元一條:不如做任務5元一個(我已賺3萬) 下一篇:馬云新出的微賺賺平臺?看完驚出一身冷汗

相關文章

額 本文暫時沒人評論 來添加一個吧

發表評論

必填

選填

選填

必填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網站分類
隨便看看
標簽列表
關注我們
微信掃描關注我們
沙巴体育平台在线 乐彩网175000 时时彩送22元彩金 吉林11选5任选7 围棋人机大战 四川快乐12套选5中奖规则 四川时时开奖视频 大赢足球即时比分网 快3不中免单 重庆时时2000期 山东群英会预测推荐